笔趣阁 > 一帘风月挂九重 > 第20回
    师父动动嘴,徒弟跑断腿。

    整个黄昏时段,元昭拖着沉重的箩筐,随师父到一些僻静的角落闲逛,把筐里的食物分给路边或躲在角落里的流民、叫花子,或无家可归的孤儿和老人。

    有路人看见了,感怀师徒俩的心善,特意跑回自己家又端了一些食物或者几枚钱币出来。

    不用问,直接扔到小道童拖着的筐里。

    小道童(元昭):“……”

    民所赠,不能弃,只能一路派发下去。

    从日落的余辉走到天黑,一直是徒弟在干活,公直道长顶多站定或找个地方坐着等候,丝毫没有帮把手的苗头。

    在暗中的侍卫们于心不忍,派人回去请示季管事,要不要给小郡主送点吃的?从吃过点心到现在,已经快有两个时辰了。道长撑得住,小孩子不经饿啊!

    “……不用,”季管事犹豫了下,果决道,“道长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侯爷回营前留过话,小郡主和道长在一块时,一切听后者的。公直道长是什么来头,除了侯爷,没有人能比他季五更清楚。

    他十二岁跟在侯爷的身边,两人十几岁出去访道。

    甭看道长如今一副五十多的样子,实际上,主仆俩当年遇到他时,人家就长这副模样。还有那副清瘦的身板,拿杆秤称一称,体重铁定分毫不差。

    侯爷追着要拜他为师,公直道长不理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回,主仆在游历途中遇到一对夫妇遭山匪抢劫,两人救了那对夫妇。巧的是,夫妇俩正是公直道长的俗家侄孙和侄孙媳妇。

    欠下一段因果,公直道长承诺会还,但果报不在侯爷身上。

    后来,三位公子相继出生,侯爷带三兄弟去见了公直道长,对方指点了兄弟三人的武功,依旧不肯收徒。

    直到小郡主出事被抱到侯爷跟前,再派人去请道长时。

    估计道长也烦了,索性来一趟了结这段孽缘。

    用人不疑,他肯来,侯爷喜出望外,把小女儿的安危全权托付于他。季五只是一名管事,不敢随意干涉道长的决定,随他去吧,派人盯紧点便是。

    就这样,元昭堂堂的郡主当了一晚上苦力。

    等来到师父所谓的“吃顿好的”的路边小面摊时,她已经累得只剩喘气,无力吐槽眼前这碗野菜面疙瘩的味道是多么的单调。

    “好吃吧?”见她狼吞虎咽,公直道长慢悠悠地品着面汤,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又饿又累,甚都好吃。”元昭头也不抬,捧起比她脸还大的碗喝完最后一点汤。

    公直道长听罢,笑了笑,不说话,继续吃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为何不趁机教导我要惜福?”有的人被训斥惯了,一时不挨训反而不习惯,“如果我阿爹在,肯定让我惜福,毕竟有些人连口热汤都喝不上。”

    比如今晚那些住在破庙里的流民,从她手中拿到小米,一脸的不可思议,像在问她真要把小米给他们吗?是否要拿孩子去换?

    问了一遍又一遍,她最后懒得开口,不管别人问什么一概摇头。

    “各人有各人的缘法,”公直道长喝完汤,抿抿嘴,道,“你吃喝不愁,也未必能过得比他们好。”

    嗯,元昭深以为然地点头,而后瞅瞅四周,“那您为何带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吃?味道一般,您的胃口却不像平常那么刁钻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,师徒俩此刻的位置离热闹喧嚣的暮市长街甚远,南辕北辙,气氛迥然不同。

    暮市长街人头涌涌,灯火通明;而元昭所在的街道,除了这挂着一盏昏暗灯笼的小面摊,还有摊主和师徒俩,整条小街空荡荡黑漆漆的,静得有些吓人。

    “莫非师父想让弟子忆苦思甜?”除此解释,她想不出别的理由。

    何必呢?她一向认为跟着阿爹的生活挺好,从无抱怨。一想到将来要回阿娘身边就脑壳疼,愈发珍惜眼前的自由自在。

    “做人莫太刻薄,”公直道长训她一句,而后叹道,“为师初到南州时,曾被此摊的面食香气所吸引……”

    那时,这儿的摊主是位笑呵呵的老汉,闲聊时得知,他一家住在山里,儿子、孙子是捕猎的好手,经常捕捉野味、采摘最新鲜的野菜给爹娘在家做面食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元昭微怔,随即发现眼前的景物在摇晃。脑袋也沉沉的,她心知不妙,扶着头喃喃开口: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吃面之前喝的那碗清水里咚一下,师父往里边扔了一颗小丸子。

    “勿慌,上苍自有安排。”

    卟!元昭想吐血,都什么时候了还说教?一边吐槽一边端起碗咕噜咕噜地喝了。

    本来,中年摊主听罢道长的话,尚不敢肯定自己已经暴露。但见道长给了小公子一颗丸子,顿时凶相毕露,咣地一砸碗,从桌底抽出一把锋利的刀砍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从前后左右的屋里窜出几道黑影,屋顶也有,已经和将军府的侍卫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其余的,包括摊主一齐向目标人物扑来。

    刚喝下解药,体力尚未恢复的元昭以为要糟了,毕竟师父是个信奉自然大道的神棍,就算她死了,在他眼里恐怕也是顺应天命……

    满脑子不好的念头,止于眼前骤然发生的一幕,那几位冲她来的黑衣人和摊主,已在电光火石之间败于公直道长的拂尘之下。

    同时枯瘦的手一扬,与侍卫们搏斗的黑衣人均被暗器所伤倒地。

    元昭:“……”惊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唉,无上天尊。”道长一甩拂尘,稳坐如山,面无表情道,“尔等抓人就抓人,何苦伤害无辜的百姓?”

    “道长,”何春也很惊讶道长的功夫,但正事要紧,“此地不宜久留,您和郡主先回府吧?”

    “也好,”公直道长淡然点头,“回头查一下此处摊主可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瞧方才那位冒牌摊主的手艺蛮熟练的,估计在此有一段日子了。或许和今日抓到的那些人一样,守株待兔,找机会趁乱掳人。

    何春领命而去,元昭此时已恢复体力。不必侍卫们护送,有师父一人足矣。

    “师父,原来您功夫这么厉害?失敬失敬,”露了一手,师父的形象陡然拔高,让小郡主无比敬仰,“什么时候教教我?还有那解药我也要学……”

    至于那些有为无为的,甚是无趣,不学了。

    “贪多嚼不烂,只能选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嚼得烂,两样都想学。”千金易得,名师难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