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小蓄意 > chapter 6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十二点的放学铃打响。

    趁着刚打铃,有些老师还在拖堂,饿狼被困在教室出不来,乔瑟冲去了食堂,家里暂时没菜,来食堂凑一顿。

    唐御真的没有骗她,她看着桌上的饭菜,轻轻叹气。

    打饭的时候食堂阿姨看了她一眼,按住了乔瑟马上端起的铁盘,又舀了满满一勺进去,为了防止溢出来还按了按,满满当当,多得她担心会不会剩。

    下午的课都用来发书和老师的学习交流,干坐到八点半点放学,乔瑟没有背书包,直奔超市。

    她买了更多速食,她不能保证她一个人每天都能乖乖做顿饭。

    等乔瑟坐上了出租车,火烧云在天上晕开了一大片,残光照在后座上,落在乔瑟手上。

    她轻轻握住手,抓住光了。

    乔瑟走进楼道,脚步被购物袋拖得有点沉重。她憋了一口气,准备两梯并作一梯爬上二楼。

    乔瑟两只手抱起袋子,窸窸窣窣的塑料袋声惊醒了黑暗,暖黄的灯光打在乔瑟身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见鬼了?”

    乔瑟楞了两秒,摊开手,一二三四五,五根手指,抬起腿晃晃脚,今天穿的小白鞋。

    乔瑟啊了一声,又顺着楼梯缝往上看看,光亮贯穿了整栋楼。

    乔瑟头上缓缓冒出一个问号。

    回到家,把袋子里的东西归了类,该放冰箱放冰箱,该放常温放常温。

    等收拾好后,她坐在沙发上,拉了个抱枕放退上,打开手机划拉着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电话那头轻轻发出一个音,带着浓浓倦意。

    “唐师傅。”

    唐御艰难睁开眼,凑到屏幕前,努力的辨认来电备注,乔瑟,他又闭上眼,翻了个身,说:

    “乔小姐有事儿?”

    “我刚刚上楼的时候发现楼道里装了灯,整栋楼都装了,我想着我也没有给房东说这个事,你说是不是老天看我太可怜了,趁我上学帮我把灯装上了?”

    乔瑟一手拿着手机,一手食指慢慢地勾勒抱枕上图案的线条。

    那边传来一阵轻笑,良久,说了句:“傻子。”

    乔瑟一拳锤在抱枕上,说:“你说谁傻了?”

    “灯是老子给你装的。”唐御手搭在脑门上,一副没睡醒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噢,你装的吗?那谢谢啊唐师博,改天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唐御想起上次乔瑟的“请你吃饭”,干净利落的回了句滚。

    乔瑟终于没忍住笑了出来,唐御也低头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在睡觉?”

    乔瑟问他。

    “嗯,明天开学。”

    高二比高一晚一天开学。

    乔瑟望向墙上的钟,才刚刚八点半,又说:

    “好学生啊,那么早就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。”

    唐御才不会告诉乔瑟他被盛阳那个傻逼拉着打了两个通宵的游戏。

    乔瑟点点头,反应发现他们是在通话,又嗯了一声,说:

    “那继续睡啊好学生,不打扰了,晚安。”

    唐御勾了勾嘴角,说: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电话挂断,唐御看着手机屏幕直至息屏,周围又是一片黑。

    唐御那晚回家,就去五金店提了一袋子灯泡,本来想着第二天一早装上,结果被盛阳拉着关在他家里。

    盛阳双手搭他肩上,眼神坚定:“哥,你看咱们马上就开学了,再陪小弟打晚游戏吧。”

    唐御拍开他的手,说:

    “你找别人。”

    盛阳直接坐地上抱住他的腿,蹭了蹭,为了逼真还吸了吸鼻子,瘪着嘴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属狗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就得陪我,你忍心让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吗?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在盛阳家里关了两天出来,又马不停蹄顶着个黑眼圈去装灯,去保安室要了个折叠梯,一层楼一层楼的把灯装上,爬上爬下晕的他差点没直接倒地上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等最后一个灯装完,拉开闸,确认每个都亮了以后又扛着梯子去还。

    一个保安大爷看到了他,面露可怜之色:“那什么,娃,家里停水了来大爷这洗澡,别这样出来晃啊,形象不好。”

    唐御听的莫名其妙,一低头看见白体恤成了片浅灰色,摸头又抓了一手蜘蛛网,唐御瞳孔微震,不做解释光速逃离现场,他保证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。

    帅哥也要脸。

    回到家,唐御强忍睡意撑着身子去

    浴室清洗,出来就倒在床上,睡的昏天黑地。

    本来就没多少时间补觉,还被一个白眼狼的电话吵醒,说楼道的灯是老天给她装的。

    呵,你跟天过去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