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小蓄意 > chapter 11
    乔念先听罢,没做声,许久,乔念先拍了拍唐御的肩:“听懂了,喜欢阿瑟。”

    唐御点点头,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,红了耳根。

    “诶呀,那你可得努力,阿瑟那孩子脑袋慢得很呦。”

    唐御一顿,随即笑了起来:“您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乔念先摇摇头,起身向卧室走去:“绕大半圈还是阿瑟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唐御坐在那里,满脑子想着“还是阿瑟男朋友”,嘴角忍不住疯狂上扬,哼哼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坐那傻笑干什么?”乔瑟洗完了碗,正甩着手上的水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喝多了。”

    下午稍作休息,听了乔念先的话,去了南市街上,正值国庆,街上人很多,乔瑟走在前面,唐御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挤到街尽头,乔瑟回头:

    “唐御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马路边的法国梧桐还是满树绿叶,遮挡住了天空,投下斑驳光影。

    乔瑟带着唐御来到一个小巷,小巷很长,两边都是小门店,安静美好,没有喧嚣。

    “南古巷,看着旧了点,算是我小时候的秘密基地。”

    “小时候?”

    “嗯,阿公以前会带我来这里。”

    唐御点头。

    慢慢走了几分钟,乔瑟让唐御等等,走去在不远处的门店。

    “烤红薯吃吗?”

    唐御接过:“你都给了怎么不吃。”

    他们找了个长椅坐下,头顶是梧桐树叶吹得沙沙响。

    “阿公给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叫我努力。”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唐御没作回答,撕了红薯的皮,吹吹,又吃了口。

    唐御眼睛到处看,看到了什么,起身走去。

    乔瑟小口小口啃着,红薯的温度热的她双手有点发烫。

    她看着唐御走到花店,和店家说着什么,又走近了里面。再回神,唐御已经拿着一束花,弯着嘴角,向她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“雏菊,送你的。”唐御在她身边坐下,左手拿着花伸在乔瑟面前,眼睛看着天上掠过的麻雀。

    乔瑟胡乱把口中的红薯咽下,双手接过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怎么,心脏漏了一拍。

    一个人低头抱着花,一个人抬头望着天,一个受宠若惊,一个喜上眉梢。

    坐到太阳快落山,唐御喊了乔瑟一声。

    “乔瑟,抬头。”

    眼前是南市的晚霞,日光透向云层,铺天盖地的洒向人间。

    乔瑟久久没有说话,眼里只剩眼前的晚霞。

    天色慢慢暗了下来,直到天上最后一片云消失,乔瑟终于站起:

    “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等他俩到了家,乔念先两人已经睡去,可能以为他们俩不会回来吃饭,没有留饭。

    “你饿不饿?”

    唐御不可置否的点头。

    乔瑟去煮饭,唐御坐在堂屋给盛阳发消息。

    T:回去请你吃饭。

    太阳牌:!成了?!

    T:没有。

    太阳牌:?

    T:你管那么多。

    太阳牌:......行,我管得多,我就不该给你买票!!!

    T:吃饭了。

    太阳牌:我操你......

    唐御关了手机,没有管手机叮叮叮发来的消息,脚步轻快,走去厨房。

    “来正好,把面端出去。”

    唐御点头,走到面前,再普通不过的葱油面。

    备忘录 10月1日23:54

    你好,乔瑟,认识你不过一个多月,但我很喜欢你。

    你相信一见钟情吗?我本来是不信的,但现在我好像得去相信了。

    我还开始相信缘分,说来也是怪,为什么遇到你那晚我会选择走回家也不想把你弄醒,脑子跟不上嘴巴的速度。

    乔瑟,你知道雏菊的花语吗?

    你应该不知道,甚至不会向那边去想,雏菊的花语啊,是藏在心底的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