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小蓄意 > chapter 26
    和江温淼吃完了饭,便回了家,毕竟外面冷,总不能两个二傻子在街上吹着冷风玩。

    乔瑟刚下楼准备上学,看到唐御正走到小区门口,向楼上望了望。

    下午出了太阳,比早上暖和了不少,街上零零散散出来一些晒太阳活动腿脚的人。

    乔瑟在楼道窗前招手跟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唐御抬眼看到她,点头。

    走到她身前。

    “大病初愈,请你喝奶。”唐御伸手递给她一杯奶,偏着头,没看她。

    “谢谢啊。”乔瑟接过,温热的。

    “你也买了一杯吗?”乔瑟看他手上还提着一杯,问他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同样的奶,只不过是一杯先买,一杯后买,一杯冷,一杯热。

    走在路上,乔瑟中午吃的饱,喝奶一小口一小口,捧着取暖。

    “马上要月考了,下次就是期末考了,年级第四,你不注意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唐御喝着冷掉的奶,有点凉,又不能浪费只得包口里热一点再吞下。

    乔瑟没看他,自顾自走着:“马上高三了,年级第八,你有资格说我吗?”

    唐御吞口里的奶:“不是,是我在教训你,你这还反过来说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乐意,年级第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乔瑟走的比他快了两步,唐御被她的说辞愣的原地滞留几秒,拉开了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“那你考年级第一啊,年级第四!”

    乔瑟举起右手,带着杯身摇了摇:“好的,愿赌服输啊年级第八。”

    乔瑟先过了马路,没有等后面的唐御。

    “第一了不起啊,我又不是没考过……”

    唐御等着红灯,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又补了句:“我也能考。”

    两天月考一晃而过,出成绩那天,乔瑟唐御坐在一家奶茶店里,都单手撑着头。

    只不过一个嘴角挂满了笑,一个瘪着嘴一点无语。

    乔瑟,年级第一。

    唐御,年级第三。

    唐御看着成绩单,耍赖皮:“不算不算,你高一我高二,书本难度都不一样,不算。”

    “愿赌服输。”

    乔瑟没多说,收回了手,靠在椅背上看他。

    “啧,你这就不通人情了乔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我挺通的,第二次读高二的唐师傅。”

    安静了一瞬,唐御眼里闪过一丝慌张。

    捕捉到一个词,第二次。

    “都读第二年了,还年级第三,你说丢不丢脸。”

    乔瑟没有嘲讽他,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多久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不久,几个月前,来A班那会儿。”

    唐御淡淡挑眉,叹了口气说:“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信你。”

    我信你不是他们说的那样。

    唐御看着她,又说:“解释?”

    乔瑟点头。

    其实她不怎么想听,相信一个人得人品不需要听别人道听途说。

    “我承认,我的确打了人,打得很重,但社会人渣就是需要被打一顿……”

    唐御高二期末考那天,第一场考试在八点,难得起了个大早,便出去吃了早餐,准备走去学校。

    正路过一个暗巷,听到一阵呜咽声,声音很小,如果再迟一点等街上人多了估计都听不到。